2014年05月21日

传真丨排队数小时看病几分钟儿童看病难怎么解

  2017年冬天,一场席卷全国多地的流感,使得各地儿科医疗资源不足的状况再次受到关注。

  一些医院的儿科在经历接连的加班后医务人员难以为继,儿科普遍性门诊平均候诊时间为4小时,而儿科专科医院患儿住院难更是长期存在的问题。

  如何让孩子看病不再难?针对孩子看病,重庆有什么打算?全国期间,我们采访了一些代表委员,一起来听听他们都支了哪些招。

  全国代表、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儿童医院院长李秋:医院加大投入外,家长也要改变思维

  每次参加全国,李秋被记者问得最多的问题之一,就是“儿童看病难”。在她每年提交的中,也都能找到与缓解儿童看病难有关的内容。

  “儿童看病难的问题正在得到缓解。”李秋说,这些年,为了缓解儿童看病难,她提了不少,也得到了相关部门的重视。

  比如,针对“儿科医生荒”的问题,李秋提出的得到了教育部的重视,全国很多医学院校都增加了儿科医生培养的招生规模。另外,在全国各地陆续实施的基层医生转岗培训、“医联体”带动、分级医疗政策,也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儿童看病难问题。

  李秋说,以我们重医大附属儿童医院为例,这几年,医院的医生人数每年都在增加。重庆医科大学每年也有500多名学儿科的学生毕业。

  李秋分析说,目前,基层儿科医疗服务的能力还偏弱,只能处理一般的儿科疾病,专科的医疗服务能力也跟不上。她认为,上述问题都造成了很多家长不愿意带着孩子去基层医疗机构看病。“孩子生了什么病都往儿童医院跑。”

  “儿童医院排长队,家长也是一个重要原因。”根据统计,儿童医院在非工作时间的接诊量,与工作时间的接诊量基本相同。特别是晚上,很多来排队的家长并不是急诊。作为医院来说,非工作时间,医生应该主要接诊急诊和抢救。家长下班后再带着孩子来看病,就占用了急诊和抢救的医疗资源。

  李秋说,要解决儿童看病难,除了医院要加大投入外,家长也要改变思维,互相理解。

  “我们在不断地根据就诊需求来调整开诊时间,但是对医院和医生来说,这都是一种挑战。我们医生也需要休息。”李秋家长,如果不是急诊,尽量不要在晚上带着孩子来医院打拥堂。

  同时,李秋表示会继续发挥儿童医院的带动作用,优化基层医疗机构的儿童医疗服务水平。“一些简单的儿童疾病,家长可以到基层医疗机构首诊。”

  家长带着孩子来看病,如何才能少排队?李秋给出了。“在网上用微信预约挂号,用微信看化验单、报告单,都可以减少排队。”李秋说,儿童医院的信息化建设已经比较完善,但不少家长还没有习惯上网挂号、缴费。

  另外,儿童医院礼嘉分院预计明年下半年全面投用。届时,儿童医院的总床位将增加到2480张,门诊数量也将增多,将进一步缓解儿童看病难问题。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重庆医科大学副校长黄爱龙:“医联体”让资源下沉,社区医院也能“看”儿科

  “看病几分钟,排队数小时。”一场流感,让免疫力低的儿童更容易“中招”,不少医院儿科人满为患,儿科医生人手紧缺再次在全国范围内出现,儿科医生的培养也成为当下热门的话题。

  据国家卫计委相关统计显示,我国0-14岁的儿童约占总人口的20%,而目前儿童专科医院仅有99家,占医疗卫生机构总数的0.01%。

  2014年,每1000人拥有执业医师为2.12人,而每1000名儿童仅拥有0.53名儿科医生。目前儿科医师有11.8万人,“这意味着中国儿科医生缺口已达到20万人。”全国政协委员、重庆医科大学副校长黄爱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。

  这么大的缺口,重庆医科大学作为医生的培养,对儿科医师的培养情况如何?

  黄爱龙称,重庆医科大学从建校起就成立了附属儿童医院,“我们的儿科是上海医学院整个儿科系分迁来渝组建的,基础常好的。重医大儿科方面招生,从来没有间断过,这也是重庆医科大学出来的儿科医生多的原因之一。”

  “儿科医生稀有是事实,但谈不上‘贵’。”黄爱龙表示,儿科医生压力大,待遇不高,使得不少医学专业学生毕业后,放弃进入到儿科医生序列。

  “儿科医生面对的都是小孩子,他们不会很准确的描述病情,问诊很困难,加上小儿病情变化快,风险就比较大。双重压力之下待遇也不是太好。”黄爱龙解释,和比较起来,“儿童用药的剂量类型都比较少,门诊收费也不高,像儿童医院,每天几千人的门诊量,但医生数量又非常有限,医生的工作强度也非常高。”黄爱龙说,要吸引更多的儿科医学生到儿科行医、吸引更多的学生到儿科学习,“提高儿科医生待遇,让他们付出有相应的回报。”

  在黄爱龙看来,虽然重庆有重庆医科大学不间断的输送儿科人才,也有重医大附属儿童医院,儿科医疗资源相对其他地区要好些,“但是重庆也和全国的其他地区一样,大量的儿科医生,主要还是集中在城市,而美国70%-80%的儿科医生在基层,在社区。我们要把资源下沉。”黄爱龙说,可以通过建立“医联体”让儿科医疗资源下沉。

  “比如让我们这个区域内的儿科医疗资源整合在一起,由儿童医院和二级医院、社区医院等组成一个医疗联合体,发烧感冒这些就不用再挤向三甲医院,实现在社区就能进行儿科问诊。”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新生儿内科副主任米荣:首先,加大财政投入,对儿童医院及设置儿科的综合性医院进行定向性、持续性补助,按照医生数、床位数及诊疗人数给予一定的财政补充,稳定现有的儿科队伍,提供良性发展的;

  其次,加大儿科医生培养力度,因为儿科需要较高的综合素质及较全面的专业素养,因此对有条件的全国医科院校的临床专业适当扩招,同等优质学生今后进入儿科专业;

  全国政协委员、大学第一医院教授丁洁:首先要提高儿科医生待遇,按照设有儿科科室或者儿童专科医院的病床数、医生数给予医生补助,让儿科医生在繁忙的工作下有与之匹配的待遇;

  其次,要让儿科医生有荣誉感,在入职儿科的时候优先给予编制,考学报考儿科时有优先录取权,这样才能吸引更多更优秀的人才来从事儿科这一需要更多耐心、细心、爱心的行业。

  上游新闻·重庆晨报特派记者 刘波 罗薛梅 李晟 陈翔 蒋艳 摄影 胡杰 报道